004 冲动

作品:《离天大圣

????御火诀!

????平平无奇的名字,却是六御门正宗功法,非内门嫡传弟子不可传。

????此即姚茵身裹烈焰,狂冲而出,显然是气急。

????下一刻,一股柔和清风自前院升起,风虽不大,却威压惊人。

????风如漩,猛然一涨,瞬间就把来袭的烈焰扑灭当场,并逼得姚茵连连后退。

????“姚师妹,你想干什么?”

????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,同时,三道身影也出现在后院之中。

????脚步踉跄的姚茵自不用提。

????另外两人一位是三四十岁的妇人,一位则是五官精致的俏美丽人。

????御使清风逼退姚茵的,正是那位妇人。

????姚茵身周有朱绫急速旋转,一股股烈焰更是蠢蠢欲动,但被风力排斥空气,却是一燃即灭。

????怒急之下,她只能娇躯乱颤,一手指着两人连连颤抖。

????“黄漓,你……她……”

????“秦师妹现今已经拜在罗师叔门下。”

????妇人面无表情的扫过姚茵,漠然道:“如今,她已是内门弟子。”

????“内门弟子?”

????姚茵闻言,美眸中的怒火却越发炽烈:“贱人,你骗我师兄灵丹,难怪有恃无恐,原来早就攀上了高枝!”

????“姚师妹,渡灵丹是令狐师兄自愿给我的。”

????秦莲五官精致,如远山的黛眉轻轻上扬、又柔柔回落,无不带着股动人的风情。

????黑发如瀑,随风在腰侧摇曳,修身的服饰外罩轻纱,更显朦胧之意。

????她的相貌无疑是极美。

????但除此之外,她身上那股迥异于他人的风姿,也为她加分不少。

????“令狐师兄大恩,秦莲没齿难忘,但此番他的做法,却是太过冲动了,魏稽岂是他可以招惹的?”

????“冲动?”

????姚茵咬牙,怒瞪对方: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师兄落得现今这个地步,是因为谁?”

????“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,得了灵丹还不罢休,竟还把我师兄害成这般模样!”

????嗯?

????孙恒双眼一动,侧首朝商珠看去。

????商珠轻轻摇头。

????显然,她虽打听了事情的经过,但内里的详情,却是不怎么清楚。

????“令狐师兄的为人太过天真了。”

????秦莲轻轻摇头:“修行一途,与人斗、与天斗、与己斗,每进一步都极其艰难,他这种性子,是无法有所成就的。”

????“现今得到点教训,长长记性,也是好事,总好过走出六御门,死于他人之手。”

????“我呸!”

????姚茵怒极反笑:“怎么着,你夺了我师兄的灵丹,让他伤重至此,难道我们还要谢谢你不成?”

????“那倒不用!”

????秦莲摇头,一脸的淡然:“只要他能得到一个教训,以后少犯点错,就足够了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姚茵嘴唇抖动,指着秦莲的手指更是连连颤抖。

????“你……,姓秦的,我长这么大,还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!”

????一旁的商珠赞同似的点了点头。

????“呼……”

????秦莲闭眼,酥胸微微起伏,顿了顿才道:“令狐师兄在哪,我要看看他。”

????“你做梦!”

????姚茵双手一拦,道:“不用你假惺惺的作态,我师兄是不会见你的。”

????“是吗?”

????秦莲嘴角一翘,朝着姚茵身后看去。

????在那里,房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一道缝隙,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人正呆呆的看着她。

????“师妹,让她进来吧!”

????“师兄!”

????姚茵急急回首,面泛不甘:“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……还愿意见她?”

????“我想听听,她想说些什么。”

????年轻人闭眼,隔着房门轻轻挥手:“师妹,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????“可……”

????姚茵还想拒绝,这边秦莲已经自行迈步朝着屋内行去。

????她伸手欲拦,最终还是面色复杂的咬着牙任由对方进了房间。

????“哼!”

????院内,那名叫黄漓的妇人轻轻一哼,道:“其实,秦师妹说的没错,就算是把渡灵丹给了令狐伤,他以后怕也没什么作为。”

????“反之,秦师妹虽踏入修行界年限不长,却天赋异禀,心性更是惊人。”

????“现今她服用了渡灵丹,已是练气九层的修为,成就道基指日可待。我劝你们还是老实一点。待以后师妹学有所成,念及旧情还可能照顾一下你们。”

????“若不然……”

????“我呸!”

????姚茵再次怒骂:“谁要她照顾,我们就算没有本事,也不会死乞白赖的求别人施舍!”

????“况且,你……”

????“咣当……”

????陡然,身后屋内的一声巨响,打断了她的话头。

????“师兄!”

????姚茵面色一变,急急转身,推开房门就冲了进去。

????紧接着,就是她的怒吼之声从里面传来:“姓秦的,你想要干什么?”

????秦莲被人推出房门,却没有理会姚茵,而是沉声开口:“令狐伤,你现在的情况十分严重,拿了我的丹药,当有机会复原。”

????“若不然的话,道途断绝甚至沦为一介凡人,都不是没有可能!”

????她手拿一个瓷瓶,瓶口张开,浓郁药香扑鼻而来,显然非是凡品。

????“师兄?”

????屋内,姚茵搀扶着那个年轻人,面色已是微变。

????“走!你给我走!”

????年轻人自是令狐伤,却不知刚才两人在屋内说了什么,他已气的浑身颤抖,语无伦次。

????本就因重伤而发白的脸色,更是毫无血色。

????他手指秦莲,大声怒吼:“就算是死,我令狐伤也不要你的丹药!”

????“令狐伤,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。”

????秦莲皱眉,眼神中甚至还透着股失望:“你这般意气用事,只会害了你自己,就如前几日。”

????“咣当……”

????屋内不知什么东西被摔碎在地,令狐伤的吼声再次响起:“滚!”

????“我不要再看到你,快给我滚!”

????“师兄。”

????姚茵此时却没了刚才的盛气凌人,在一旁小声开口:“你的伤……,要不然,咱们还是把丹药留下来吧?就当是用渡灵丹换的。”

????“怎么?连你都不听的我的话了?”

????闻言,令狐伤身躯一颤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姚茵,更是咬牙道:“你若留下她的药,就别认我这个师兄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

????“噗!”

????他大口一张,直接喷出一口血水,身躯晃了几晃,当即栽倒在地。

????院内,孙恒眉头微皱,不禁轻轻摇头。

????令狐明这个儿子,可真是……

????哎!

????。